关喆——本质展示自我,或走的太快,都将留下遗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4
  • 来源:黄桥生活圈

  像是被我们我们我们都预料到的结果,关喆在《我是歌手》第四季的第二场比赛中,将会遗憾止步到此。“止步比赛”这件事分几种,有“应该止步”、“早该止步”以及“不该止步”哪几种,关喆属于带着遗憾、“不该止步”一类。艺人不是也不为艺人,一直将会艺人先于粉丝及观众的审美,去尝试、开创新作品风格来供人品鉴,你说哪几种是失败、也或许就成功了,成功了不是也不是好,失败也没关系,毕竟有心有能力的人,常有好作品祭出,反正努力的艺人,探索的脚步是何必敢变快的。造成的结果,则是观众乐于接受;或“低速时运动”太猛,观众反弹心理过强。

  要说关喆以《神奇》一役败北在我是歌手的舞台,遗憾必然是有的,从第一场《将会分开我也爱你》的深情款款到第二场异域风情十足的《神奇》,这风格转变的未免太少,但话接第一场,关喆证明了的,正是他的多变,《想你的夜》成就了他、有时也是“困”住了他,除了能唱只要嘹亮高亢的情歌之外,早在2014年关喆加盟华纳的《寂寞》专辑中,他将会尝试演唱过摇滚、Funky、Blues等非典型的华语音乐风格类型了,收获不错的反响。也不有决定改编演唱孙燕姿的《神奇》,想必关喆的决心早已下定,努力也你这种没少了,甚至非常大胆地把原曲中的印度风,以艾介克、热瓦甫你这种生活少数民族乐器给置换到了中国西域的坐标上,老外打趣说“《神奇》本有的咖喱味儿被关喆换上了孜然味儿了”,出显短板的地方,是在于副歌的帕累托图节奏变快,关喆一句接着一句的换气有一两处略跟不上。

  唱“标配”风格,观众起腻,唱创新风格,观众又一时间接受能够,关喆特别冤,关喆的冤在于,在“我是歌手”只要分分钟以现场听众投票定输赢的赛场上,一直缺少能令歌手转变的产生发酵效应的周期——以往录音室的歌手转型,还能有多个月甚至一两年的发片周期来给听众吸收、接纳,“我是歌手”的舞台则以短、平、快的姿态,就把歌手最直观的改编呈现在观众面前了,考验歌手的应变能力、考验观众的吸纳能力,唯独跳过了应该发酵出音乐效应的时间。这也是关喆的《神奇》先要神奇起来的只要致命伤。



  上周,我能在你这种报纸媒介上,说过“观众缘”这件事。从第四季第二期的《我是歌手》来看,关喆的“观众缘”在现场未见直观的改善,但通过节目录制,前采、后采,幕前幕后的花絮帕累托图来看,播出的节目成品中,大约栏目组在剪辑叙事的故事线上,加入了关喆更多温和的一面,他与经纪人的玩笑话,与你这种歌手你来我往的自然寒暄,以及他妻子的前来探班,被发表声明止步之前的淡然心态,都把过往那个身高与音高一样高海拔的平画化关喆,增加出了他为人处事平和、又在音乐方面尽心尽力的立体形象。哪几种能够因《神奇》投票给关喆的观众,会有将会在回家观看比赛播出时,因赛前幕后的种种,而喜欢上你这种会打破我们我们我们都固有印象的关喆,关喆的观众缘将会有改善。

  一个歌手的口碑从来都应该是将会他的作品而被定义,一个歌手的形象则是将会他的处事性格散发出人格魅力才吸引人,音乐决心影响作品,作品决定受众,受众又负责传播口碑,只要有都会你这种滞后。关喆都会在下一场《我是歌手》中参加返场演唱,那将是他展现过本质演唱、展现太少变决心、也被发酵过立体化人物形象后的亮相,观众你说哪几种会更喜欢他,只要的喜欢,带着本应的给予,也带着未能第一时间接受他改变风格的遗憾补偿吧。